页面载入中...

穿透财富人生的真实长卷 ——《旋转门》对话录

  还记得帮助过数百名贫苦儿童、残疾人的丛飞吗?为了慈善事业捐献了300多万元,可当他说自己生病时,家长第一句问的话,竟然是那句“什么时候治好打钱”…… 

  让人寒彻心扉的话语,并不能全然归咎于当事人的无情无义,更应当被审视和检讨的,是只把“被需要”作为人生唯一坐标的心态。 

  张斌先生,自1954年上海师范大学前身上海师范学院创建起,就在上海师范大学从事汉语教学与研究,张斌先生说,他上一辈子课,从来没有迟到过一节课,不仅从不迟到,每节课都会早到教室10分钟以上,他说,早到一会儿可以把教室环境看看,把黑板擦干净,把讲义或教案、粉笔等准备好,从从容容、笃笃定定地站在教室门口等待学生们的到来,学生们一声“老师好”是他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。60多年来上课从没迟到过,这大概也能算“第一”人吧。

  张斌先生是上海师范大学语言学类第一个硕士学位点、第一个博士学位点及第一个博士后流动站的创建者,培养出上海师范大学第一个博士和博士后,也为韩国培养出第一个现代汉语语法学的博士,为海内外培养出许许多多优秀学子;他是上海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第一任所长,为学校语言学科建设和发展做出无可企及的贡献;他是我国第一部描写语法《现代汉语描写语法》的主编,第一个语言类奖学金“张斌奖学金”的设立者,是上海师范大学第一位上海市学术贡献奖获得者,第一位上海市语文学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。

  93岁仍然坚持上课

  先生长期给本科生上基础课和选修课,后来给硕士生博士生上课,但直到2013年6月,93的先生还是“站着”给博士生上完最后一节课。他说,“站着”讲课是对学生的尊重,也是对教师职业的尊重。

admin
穿透财富人生的真实长卷 ——《旋转门》对话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